10/24/2006

「每日一hae」五:舊病復發

話說近日我的陰陰嘴笑病又發作。

第一次病發時,是中七那年。那年某天,我在上學的路上,不知道忽然想起甚麼無聊事,獨個兒在街上笑了起來。笑著笑著,我突然好像靈魂出竅一樣,眼前浮現出自己邊行邊笑的樣子。

這幅「妙齡少女身穿校服一大清早獨個兒在街上陰陰嘴笑」的圖畫,令我覺得惹笑非常,我亦因此在街上笑得更厲害。

於是,那幅圖畫便變成「妙齡少女身穿校服一大清早獨個兒在街上爆笑」,惹笑度頓時大增,我亦因此笑得失控。

我越失控,便越覺得那情景可笑,最後,我笑得彎下身子,半蹲在地上。

那天之後,我便患了陰陰嘴笑病這個怪病,經常無緣無故地陰陰嘴笑。這個病令人困擾的地方,是它令你完全喪失控制自己笑容的能力,令你在沒有笑的意欲時笑了出來,更可怕的,是它會令你在最不應該笑的時候露出詭異的笑容。

我最記得有一次,我的同學跟我說,她的外婆病得很重,入了醫院。那一刻我的心情是很凝重的,但偏偏嘴角不聽使喚,自行微微向上伸展。事後我一邊擔心我的同學以為我在幸災樂禍,一邊為自己的病情急劇惡化而憂慮,於是我決定去看醫生。

當時我是很認真地下這個決定的,但可能因為我太認真,我苦苦思量,反覆考慮究竟應該看心理醫生(因為心理有問題),還是看神經科醫生(因為不能控制面部神經)。正當我考慮了個多月仍未能下決定之際,我的陰陰嘴笑病病徵居然靜悄悄地消失了。

那年之後,我不時都會在街上陰陰嘴笑,但這些陰陰嘴笑不是無緣無故的,而是因為我在跟自己說笑話。

我每天都要坐個多小時的地鐵,所以經常在車廂中自己和自己聊天來打發時間,有時忽然說到些惹笑的話題,便會忍不住笑了出來。但獨個兒在車廂爆笑,難免會令引人側目,所以我通常都會儘量在爆笑前先拿出手機,然後裝作是因為看到手機短訊而發笑。

儘管我在掩飾爆笑方面經驗豐富,但有時我也會未及拿出手機便已經爆笑了,在這種情況下,我會立刻改用另一種演繹手法:假裝突然想到有趣的事情,於是急急拿出手機發短訊跟人分享。但這種演繹方法的缺點,是假如有乘客看到你獨個兒爆笑後,但又沒有耐性追看餘下你拿出手機的情節,他們便會心裡認定你是精神有問題的,所以採用先拿手機後爆笑的方法還是較佳。要採用這個方法,便要加快拿手機的速度,看來我應該加入警隊練習拔槍,或者安裝Taxi Driver的「You talkin' to me?」即時通話裝置。


不知何解,由上月底起,我的陰陰嘴笑病又發作,無論是在街上還是在公司,我都經常無緣無故地陰陰嘴笑。我怕我的同事以為我有甚麼精神病,所以當我按捺不住要陰陰嘴笑時,我便索性逼自己笑得燦爛一點,希望這樣會減輕詭異的感覺。但我總覺得,在快要被工作逼瘋的時候燦爛地笑,看上去更像患了精神病。

我常常都在想,究竟患了精神病的人,會否覺得自己有精神病?如果他們會覺得自己有精神病,我又覺得自已有精神病,那麼我有多大機會是患了精神病?如果他們不會覺得自己有精神病,我覺得自己有精神病,那麼我應該沒有患精神病了,但我明明沒有患精神病,卻又覺得自己有精神病,我是否患了「妄想自己患精神病」的精神病呢?

其實花那麼多時間去推測自己是會患了精神病,可能已經是一種精神病。

5 comments:

gar~* said...

疑病症+面部肌肉失調, 請及早求醫 :)
不過其實我都成日o係街陰陰嘴笑, 如果你識得邊個醫生好o既話煩請介紹一下~

林時拉夫斯基 said...

我公開自己的病情,就是希望有人介紹醫生給我~ ^.^"

Eric 'Spanner' said...

鬥自己同自己講笑話,一直到笑出聲,我一定比你早!至少我初中已經識咁玩 XD

倉海君 said...

「人世難逢開口笑」,駛鬼睇醫生咩?笑出嚟,又唔會受法律制裁。我先大劑,日日行出街,見到細路鬼殺咁嘈就想打,有d人0係前面郁郁下都想打,我真係「下一站...青山」嘞。

講真,你呢篇野我真係好想連結,因為:

1.果邊真係有人係精神病嘅,不過好似好番,佢應該可以分享下佢d痴線野;
2.有人係心理學專家,應該可以話你知你算唔算精神病。

你介唔介意連結呢?(為你病情着想)

林時拉夫斯基 said...

你今次難得咁仁慈,唔玩通緝,我都唔好意思話介意~ :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