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/23/2006

「每日一hae」四:午睡的地方

我工作的時間有點偏離主流,我的家又偏離市區,因此我經常都要找地方午睡。

我是上午七時至下午三時上班的,在需要上班的日子,假如晚上有約或要看電影的話,下班後的數小時便要找地方消磨時間。

那數小時雖然仍是「日光日白」,但我其實已經工作了一整天,所以也頗疲累,不好好充電的話,晚上赴約或看戲時便會有如強弩之末,整個人都呆呆滯滯,無氣無力的。所以,我通常都會在那閒著的數小時找個地方眠一眠,養一養神。

我最初午睡的地方,是地鐵及巴士,因為這些交通工具經常有乘客睡覺,我睡著了也不會太惹人注目。但不幸的是,在公共交通工具上,高聲講電話的人總有一個在附近,於是我總是睡不了多久便被吵醒。

我亦曾經在cafe邊吃邊睡,雖然cafe大多標榜讓客人閒適地消磨時間,但閒適到睡著的地步難免會令店員及其他客人側目,所以我睡了兩次後便不好意思再到cafe午睡。

後來我移師到中央圖書館,一邊裝作看書,一邊閉目養神。有一次,我如常地物色午睡的最佳位置時,發現有一名職員在巡來巡去,而且不斷打量正在看書的各人,好像在找尋可疑人物似的。看他那仿如警員「行咇」的神氣,我覺得他絕不會讓我在他的「環頭」睡覺。但我當時實在太累了,而且那一層人又不多,是非常理想的午睡地方,於是我還是坐了下來,打開一本書,托著頭準備進入夢鄉。

我剛睡著,便感到有人拍我的肩膀,我睜開眼,便看到那名「警員」對著我說:「你要不要洗個臉?」

嗚呼哀哉!天下雖大,卻沒有我午睡的地方!

20/10那天,我晚上要看戲,所以下班後又要打發數小時的時間。那天我要到北角辦點事,所以沒有找地方午睡。辦完事後,匆匆嚥下晚飯,便趕著乘地鐵去看戲。

但可能因為那天東奔西跑,我又因為趕時間而吃得太急,甫吃完飯便胃痛得很,但因為時間緊逼,我不得不起行,只好彎著身走下地鐵站。

我每走一步,胃部便好像被人捏緊一點似的,加上我本身感冒未癒,邊行邊頭暈眼花。偏偏北角地鐵站又九曲十三彎,我行行重行行,仍未到達往柴灣方向的月台,越走越吃力。

下第三條樓梯時,我已覺四肢乏力,好像快要滾下樓梯似的,於是我終於支持不住,走到中段時在樓梯上倚牆而坐。坐下後,我渾身冒汗,覺得冷得很,而且頭暈作嘔,於是一坐便再站不起來。

那時正值下班時間,來來往往的乘客令我目眩得很,於是我索性閉上雙目,把頭靠在牆上休息。我把這個姿勢維持了近廿分鐘,其間完全沒有路過的乘客理會我。我相信,假如那一刻我是心臟病發的話,我應該會因沒有送院急救而一命嗚呼,而且屍體是地鐵職員晚上關門時才發現。

我坐著坐著,一邊慶幸自已還未到暴屍地鐵站的地步,一邊覺得身體的不適減輕了,胃部不再痛得那麼厲害,亦不再覺得快要嘔吐。我於是便站起來,急急走到月台乘地鐵到戲院,以免太遲進場。

這次經歷令我體會到,最危險的地方果然是最安全的,下次我要午睡的話,應該考慮到地鐵站的樓梯去睡。

5 comments:

Pangian said...

平時我會在空堂時大模斯樣地伏在office的桌上午睡也

Chris Tam said...

妳胃痛到咁都仲走去睇戲!
另外,中央圖書館有d位係好似petition咁可以訓覺,又或者扮中五中七學生到自修室温書及後訓覺均可。

林時拉夫斯基 said...

傳惑子:
那實在太令人羨慕了~

chris:
我本來都諗住唔睇,但我由北角去戲院(電影資料館)只需15分鐘,返屋企卻要成個半鐘,去睇戲反而無咁辛苦啦。

我覺得我扮阿伯o既潛質大過扮中五生~

倉海君 said...

我剛睡著,便感到有人拍我的肩膀,我睜開眼,便看到那名「警員」對著我說:「你要不要洗個臉?」

人神共憤呀!我至憎中央圖書館(書少人雜格局衰,總之無忽似圖書館),上次我攞住樽水去查書,居然有人走埋嚟話唔好飲水,我當場怒從心中起,回敬一句:「我攞住姐,係飲咩?吓?」算佢好彩無拍我膊頭,俾佢拍熄把火,我容乜易撞鬼?你太仁慈啦!

其實瞓街/公園都可以。

林時拉夫斯基 said...

我就係貪遭殃圖書館夠多雜人,所以先專程去午睡。

瞓街/公園我都有諗過,但始終覺得唔係太安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