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/17/2006

英年早睡的我

自從少喝了咖啡因飲品後,每天一上班便「飄移」。一坐到位上,元神便飄到九宵雲外,頭部也不自主地無定向移動。

自作孽的下場,便是遲完成工作;遲完成工作的結果,便是沒有空在這裡記下所見所感。

過去數星期,想記下的東西有:22/1看的Jean Cocteau展覽、26/1看的Un Flic(阿倫狄龍主演)、4/2與夕爺共處一室的兩小時、11/2看的Chronicles of Narnia,以及16/2看的History Boys。已在腦中記下有甚麼想寫,但願儘快有時間在此把它們其諸同好。

記得初中時看了一部電影,叫Phenomenon(不一樣的本能,1996),男主角George(John Travolta)某晚遭雷電擊中,事後發現自己擁有了特異功能。看此片的時候也很希望被那樣的雷電擊中,不是希望能像他那樣,被從此可以隔空取物,而是希望自己也可以不用睡覺。片中的George自從被雷電擊中後,完全不用睡覺,時間多得不知如何打發。常說適當的睡眠時間是因人而異,筆者卻不幸是英年早睡的人(當然早睡之餘還要加上遲起),想學想試想做的事很多,偏偏因為時間要花在睡覺上而有心無力,要是像George那樣不用睡覺,多好。(不過,看到後半部的劇情時,才發現一點也不好|||)

今天看報紙,看到有科學家正在發明令人可以只睡兩小時也精神奕奕的藥,雖然很吸引,但真的不敢服用。如此違反生理構造的藥品,定必有副作用。正如提神飲料「葡萄X」,筆者因昨天晚上太晚才睡,今天只好又重投咖啡因懷抱,喝完「葡萄X」後真的不會飄移,但代價是頭暈作嘔,發冷手震,而且整天攪肚子。至於長期飲用的代價嘛,則可能要問問比我喝得更多的友人--「葡萄老祖」。

註:《英年早睡的我》乃彭浩翔的作品

3 comments:

hap_crap said...

還有比我們喝得更多的「葡萄老祖」?!

林時拉夫斯基 said...

罪過罪過,「葡萄老祖」乃我私自為你改的稱號~

hap_crap aka 葡萄老祖 said...

你係咪飲得太多葡萄sick呀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