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28/2017

Split

大概是新年流流「撕裂」不好意頭,Split在新春期間上映場次少得可憐,於是我在年三十抓緊最後機會看了早場。

話說數個月前看Becoming Jane時被James McAvoy演的Mr. Lefroy迷暈了,他在舞會對Jane那狡黠一笑(以下片段的1:19)看得我心如鹿撞,之後大概翻看了好幾十次。在網上東看西看的時候,看了他主演的Split的預告片,當時對他的演繹和故事的發展都很好奇(畢竟導演M. Night Shyamalan的電影向來以結局出人意表見稱),於是幾個月來一直盼望著香港上映。



終於等到入場觀看的一天,可惜預告片中暴露的情節實在有點多,電影的結局亦沒想像中出人意表,所以故事方面驚喜不大,幸好JM的演繹還是有驚喜的,沒想到向來帶點陰柔美的他演Dennis時眼神可以如此可怕。膽小的我事前曾擔心一個人去戲院看恐佈片會否嚇個半死,幸好在花痴觀眾眼中,可怕眼神和光頭造型都掩蓋不了JM的美貌,於是看的時候不斷心裡讚歎「呀~~~為甚麼他這麼兇眼睛還這麼好看!」、「呀~~~為甚麼他變了不同聲線聲音還是這麼好聽!」、「呀~~~為甚麼他這麼矮身形也如此好看!」,有心心眼護體,再膽小也不覺得害怕。

看完早場,要等晚上吃團年飯,於是去了星巴巴打稿。上網發現Split的結局跟導演一部前作有關,而我又沒看過那部前作,所以不知道到底有甚麼關連。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我最終放下工作,在網上看了那部前作。

在星巴巴看片期間,對面坐了一個大概是二十出頭的青年。我戴著耳機看片時,青年突然揚手打斷我,跟我說要去買東西,叫我幫他看著袋子,我說沒問題。然後他又問我在吃的檸檬批味道如何,我說「不好吃」,他問「太酸?」,「不酸」,「但你說不好吃?」,「不酸所以不好吃」,「那我買來試試看」。呀...你愛買便買吧...

最後,他買了朱古力蛋糕,他說是因為檸檬批賣光了,我說反正是沒檸檬味的檸檬批,買不到也不可惜,然後他問「是用了(檸檬)香油嗎?」「總之就是沒檸檬味,是不是用了香油也不重要吧。」我答完沒等他再回應,便戴上耳機繼續看電影。

看完電影,距離吃晚飯還有個多小時,沒心情工作,於是繼續上網,看看兩部電影的資料和JM宣傳Split時做的訪問。這次戴著耳機看片時,又被青年揚手打斷。

「你現在有空嗎?」
「甚麼事呢?」
「你有空的話,我想聊一聊天。」
「聊天???」
「我在等朋友,等了很久他也沒來。」
「你朋友甚麼時候來?」
「不知道,我已經等他兩個小時了。我現在很悶,又不能打機。」
「你有電話,為甚麼不能打機?」
「網速太慢。」
「後面有雜誌,你可以看。」
「我不喜歡看書。」
「那你去附近逛一下吧。」
「今天到處都太多人。」
「那麼你打算一直在這裡等你朋友?」
「我等他來給我東西,你在這裡等甚麼?」
「我在等吃團年飯。」
「為甚麼在這裡等?」
「看完早場,太多時間。」
「你看甚麼?」
「思.裂。」
「這部我也有看呢!」

就這樣,我們聊了Split,也聊了它和導演前作的關係,青年還說他最近每個月都看大約四部電影,其中一部印象特別深的,是很爛的喪屍片。雖然因為電影而有話題,但跟陌生人聊天我實在很不自在,於是趁他提到那位遲到的朋友時問他打算何時離開。

「待會他來的時候真的要他請吃飯。」
「對呀,當然要,但他有說甚麼時候來嗎?」
「不知道呀。」
「不知道你也一直等?那你去找他可以嗎?」
「他在去他前女友那裡,我總不能去找他吧。」
「但也不能一直呆等呀。」
「他可能會待得有點久,因為他前女友精神有點問題...」

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離奇過小說?小說的情節有時也比他的對答好猜吧。由於實在太離奇,難分真假,我不想繼續聊下去,於是說要去吃團年飯,祝他早日等到朋友,然後便匆匆離開。

離開後到商場上層去了洗手間,乘扶手電梯往下層時看到了剛剛在星巴巴坐的位置,已換了其他人坐,那青年已經不在,是這麼快便等到朋友嗎?還是,這才是今天的出人意表結局?









No comments: